• <bdo id="7q13yr"></bdo><center id="7q13yr"></center>
          <sup id="7q13yr"></sup><fieldset id="7q13yr"></fieldset><legend id="7q13yr"></legend><abbr id="7q13yr"></abbr><dir id="7q13yr"></dir>
          導航菜單
          首頁 >  » 正文

          logo是皇冠的品牌,請不要把愛分割

            (三)
            工作了一年,南南終于決心在外面組間房子了,這樣她就不會這麽勞累的奔波了,但是唯一讓她牽挂的是她的媽媽,所以她常抽出倒班的時間回家看看媽媽,三五天一次,幫媽媽買一些吃的用的東西,有時心情好了也下廚炒幾樣小菜,留著媽媽日後吃。只是在外面的時間多了,和姑姑聯系的就少了很多,心裏總是空空的,但又能怎樣呢?生活仍然在進行著,她和媽媽都要好好活下去。她咬牙堅持著,一天一天只爲那微薄的工資。
            “南南,你也不小了,早點兒處個男朋友吧,這樣你能減輕點兒負擔,也不必這麽累了。”姑姑溫柔的撫著她的發,“你說咱這麽漂亮,一定會有惜花人的,只是咱別猶豫啊,找到了適合的就別讓他跑了。”南南聽了一個勁兒的笑著,確實憑她的聰穎和堅強一定會有人賞識她愛她的。但是現在她太累了,時間都給了生存哪還有時間考慮戀愛的事啊,再說,她不相知禁锢于這個小圈子中,她很想掙了錢,開個店,這樣才是長久之計啊。因爲早有這個打算她一開始攻讀企業管理了,她想自學一些,足以應付就成。至于男友的事,她想再擱一擱,在她看來大不了就打光棍。
            “南南,logo是皇冠的品牌給你拿了兩箱奶來,一想留在這,另一箱就拿回你的住處吧。看工作這麽累,多補一補,變成黃臉婆怎麽辦啊?”姑姑心疼的說,她就可勁兒的笑,只要姑姑在她身邊她就很幸福。她貪婪的抱著姑姑,真不想分開啊。
            “哎,那奶呢?上哪兒去了?”姑姑想把奶親自交到南南手中才肯放心呢,她知道南南著孩子太孝順了,一定會都留給媽媽的。正是因爲這樣她才分外心疼他呢。
            “一定是媽媽收起來了,我媽可財迷呢,給她東西她就馬上藏起來生怕別人拿走。”南南笑著說,似乎並不想追究。
            “這樣才好呢,也餓不著,這樣你就的放心了吧,”姑姑溫柔的笑著,緊緊拉著她的手,“這麽好的孩子,南南,你要是我的孩子該多好啊,就不會受這麽多苦了。”姑姑心疼的說。
            “咱們不像母女倆嗎?姑姑,你還記得你給我開家長會時嗎?同學們都說你是我媽媽呢。”南南幸福的回憶著,姑姑欣慰的點點頭。
            “你媽啊也真有福氣啊,有這麽個好女兒,傻人有傻福啊。”說的南南有些害羞了,她知道這是她應盡的責任。
            “姑姑,妹妹不是也挺聽話嗎,放心,我以後一定會孝敬你的。”南南撒嬌的俯入姑姑的懷中,尋找一種安全感一種溫暖。
            “傻孩子,你奶奶死後讓你住logo是皇冠的品牌家你就是不去,非得吃這麽多苦。”姑姑責備的拍拍她的小腦袋,她只是滿足的笑著,不說什麽。她知道姑姑也有一個家庭,有時看著他們親親熱熱的一家她就會傷心,就會想起奶奶和爸爸。再說了,如果是她一人她還會去的,但是還有她媽媽啊,她不可能丟下媽媽不管,況且她還有些殘疾呢。
            “你也是太孝順了。”姑姑拉著她的手,看著她微蹙的的蛾眉,苦苦的笑了,她真的太孝順了。姑姑送她去上班,還特地去了她租的房子裏幫她整理了一下,幫她添置了一些東西,她確實太簡樸了,真讓人心疼啊,花季的少年誰不快活的交友玩耍啊,只是南南在這個年齡中注定要承擔很多,必須要成熟啊。
            (未完待續)

            隨著一聲劇烈的關門聲,喬的愛情終于在破碎中結束了。她癱倒在地上,無助的蜷縮起身子埋頭哭泣著。痛糾纏著她,房間中沒有了孩子的笑聲,也沒有丈夫關切的問候了,喬面對的是一面有空白和悲傷織成的牆。
            喬是一所全封閉式高中的語文老師,身爲班主任的她幾乎將她所有的精力都傾注于她的班級她的學生上。學生像韭菜一樣割了一茬又一茬,35歲的她的兒子才5歲,她也知道如果不是丈夫拿他父母的心願乞求她,她還不知道何時才想要孩子。喬的丈夫是工作輕松且拿著高薪的白領,而喬只是一名普通的高中教師。他們是大學同學,那時的喬是班花,姿態婀娜,姽婳容顔,讓丈夫一見傾心,大學畢業後他們各自有了穩定的工作,他就向喬求婚,喬答應了。
            喬就業後漸漸感到了工作的壓力,作爲班主任,她必須從周一到周五都在學校中陪伴著學生,每天早上5:30起床,10:30回家,這樣的生活辛苦極了,她不得不把孩子交給婆婆。丈夫很體貼,每天都會開一個小時的車到學校給喬送飯、陪她。她很幸福,但當一位學生羨慕的說要找一位向她丈夫一樣體貼的老公時,她有些憂心了,在這所學校中是不允許學生戀愛的。她聽候,不再讓丈夫來學校了,最後他拗不過她,只同意在有學生在她身邊時不找她。她每周只能和家人呆一天的時間,因此兒子對她有些生疏了。
            丈夫忍不住勸喬離開學校他有能力給她和兒子富足幸福的生活,但是喬拒絕了,她總是推辭說送走這批孩子就辭職,但是丈夫一不注意她又接了一批孩子。丈夫也沒強迫她,他知道喬是以爲優秀的負責任的教師。
            喬婆婆的70大壽上,因爲她的學生參與群毆她不得不回學校奔前奔後的處理這事,她低聲下氣的請求校長手下留情。忙了很久後回到家中,丈夫終于忍不住對她發脾氣,他說老人很傷心,他說喬是他的老婆不是學校的奴隸。她抱著兒子,一言不發淚水不住的流,丈夫發了狠話,如果她不辭職就和她離婚。他心疼的看著面色憔悴的喬,甩手回到房間中賭氣的抽著煙。喬知道爲了她的學生她欠家人太多了。但是她也知道,自己多抓緊一些學生就能升入一個更好的學堂,他們的人生就能少一點遺憾,所以她在他們的人生中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。
            這一天終于到來了,丈夫的腳步聲和兒子的哭泣聲漸遠了,喬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。她站起來想留住漸遠的親人,卻感到一陣眩暈,天地都在旋轉著。她扶著牆艱難的走著,下了樓,張望著他們模糊的身影,她潸然淚下,淚像潮水一樣洶湧著。她癱坐在地上,那一刻她清醒了,她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兒子失去了所有。
            第二天,她醒來時正躺在醫院裏,和藹的醫生告訴她她太勞累了,有嚴重的睡眠不足,應好好的休息幾天。喬無力的笑了,她走下床去,看看表心想孩子們該上早操了,她得回去,不然那幾個調皮的男生得亂成什麽樣。醫生攔住喬,把鏡子遞給她。喬看著鏡子中憔悴的自己,自己的皮膚那麽幹燥,臉上灰暗的色斑,裂開的嘴唇,布滿血絲且微重的眼睛她吃了一驚,才發現自己已是個黃臉婆了。在醫生的勸導下她才肯休息一會兒,到了下午就匆匆回學校了。
            (未完待續)
          

          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