導航菜單
首頁 >  » 正文

加拿大28預測孔明-謹記我的姓名是炎黃

謹記加拿大28預測孔明的姓名是炎黃
——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


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。
——題記
七十年前,日本法西斯無條件投降。自此,波及全球的二戰終于落下了帷幕。
回首往昔,二戰中各種慘絕人寰的事件仍曆曆在目。我們怎麽可能允許那些鮮血被淡忘被簒改被抹殺,有些人想忘卻的,我們會讓全世界都記得。
曾記否,江南溫熱,金粉繁華棹歌咿呀,卻只剩丹青碧血血火蒼燼;萬裏長征,一把熊熊燃燒之火,一腔熱血青山處處埋忠骨……1937~1945,經過八年艱苦卓絕的奮鬥,我們終于取得了這來之不易的勝利。于是一場華麗鬧劇,蒼白收梢,但余殘火劫灰。
今年是抗戰勝利70周年,可是,九一八那經久不息的鳴響一直在天宇回蕩,劃破了連太平都粉飾不出的近況。那劃破天空的鳴響是一種祭奠,祭奠良辰裏詩酒千家歌舞消乏;祭奠故夢裏棣棠烨烨子衿青青;祭奠難忘的千錘百煉千瘡百孔;祭奠過去的死亡陰雲末世硝煙……祭奠那些已逝未逝的所有!
悠悠長長——無論是當年的絲竹管弦還是今日的警笛長鳴;疏疏落落——無論是當年的盛世初見還是今日的波瀾相隔。新一日的月色即將朗照,願七十年的歸家旅途終得圓滿。
經過六十余年的洗禮,騰飛的東方巨龍終于再次傲然屹立。如今,世界格局愈加複雜,中美俄歐四足鼎立。勢均力敵;德日兩國探頭探腦,暗藏鋒芒;第三世界迅速崛起,不容小觑……與此同時,隨著第一艘航母遼甯號交付海軍、“一帶一路”和亞投行的建立,我們正走上一條光明大路,但是,我們不會忘記“銀河號”等三大恥辱,不會忘記中日釣魚島沖突,不會忘記南海糾爭。面對不爭的曆史,君子坦蕩蕩,小人長戚戚!往日深衣廣袖十二章紋騰舞,端坐于金殿之上看萬邦來朝;而今西裝革履眉目清逸依舊,正色于聯五之中笑天下風雲。時代更替,白駒過隙,卻唯是華夏猶然,吾邦早非舊神州。但這一切也還不夠,五千年盛衰榮辱,國祚綿長,我們會繼續追尋,追尋曾經的萬古流芳,追尋過去的榮光萬種。
在抗戰勝利七十周年之際,我們祭逝去的英靈,敬他們一腔熱血未冷,荒草白骨未寒,祭苦難的人民,願永世安眠,魂歸故裏;祭以往那個血雨腥風動蕩不安的中國,悲難也好,榮辱也罷,五千年聚散風雲,換今朝屹立。“犯我中國華者,雖遠必誅”這是每個華夏兒女保家衛國的铮铮誓言。“勿謂言之不預也”,博大精深的文化積澱有人可能不懂,沒關系,我們將在漫長的時間洪流裏逐字解讀,以鮮血,以生命。
有人說,這是最壞的時代,也是最好的時代。中國,她百病纏身,她也朝氣蓬勃;她老舊凋蔽,她也煥發新生。你光明,中國便不再黑暗。百年夢醒,我們必會重拾遺落百年的芳華,重拾那個繁盛的天朝上圓夢,我們會告訴世界:當世有我,我名華夏。
祖國,願我有生之年,得見您君臨天下——或許這句話不是那麽恰當,你用漫長的時光訴說一個悠遠的夢:我一直在這裏。泱泱中華,有江河浩瀚山川明麗,春雨夏風秋陽冬雪各自極盡溫柔;有千年滄桑萬代才子,秦皇漢武唐宗宋祖無不耀世而立。在灰燼裏廢墟裏創造了那麽多奇迹的您,予我這繁華流光炎黃名姓的您——您是我的希望,我的幸福,我的堅守,我的驕傲,我的信仰,我的追求,我存在的意義,我那些缺之則萬劫不複的所有,一直都是,永遠都是。陌上飛花,你在天涯,站成歲月如花,龍君,這是你的江山如畫。龍騰之日終有時,即使一朝拔鱗斷爪,瞎目斷尾,墜入淺灘,龍依然是龍。或許,我更該說——願我有生之年,助您君臨天下。
華夏五千年,今雄風猶在:山河猶在,國泰民安。泱泱大國,何爲不興?
秦漢雄風,魏晉風貌,隋唐盛景,宋明風骨——刻下了亘古的華夏。
很遺憾沒見證你曾經的無上輝煌。
很榮幸能陪伴你創造未來的奇迹。
謹記我的姓名是炎黃。


 已是深冬,本應下場大雪,可我所生活的南方不會下雪。葉,依舊是那樣綠,長滿枝頭,也有叫不出名字的花開在花壇裏,襯著綠意開得燦爛。這就是南方的冬季,即使冷,卻也沒有北方的蕭瑟,倒是一片綠意,生機盎然。冬季,便像是南方缺席的季節。
南方的冬日也會有陽光。我喜歡冬季的陽光,明媚,燦爛,溫暖。樹綠的蔥郁,葉滿枝頭,明媚的日光便穿過這茂密的枝葉,落成一地斑駁細碎的光影。
初春的光景,依舊帶著冬日的寒冷。我未曾見過桃花,但也可以想象春日桃花灼灼開滿枝頭的情景,或攜著未幹的晨露,或裹滿細密的春雨。若有風過,吹落一樹桃花,桃瓣隨風洋洋灑灑的飄落,倒也美好得不似人間。春日的雨絲細密而溫柔,清涼的吻或落在花瓣上,或落入沉靜的湖裏,溫柔的漾起一圈圈漣漪。“飛飛細雨濕花朝,不省陽烏影動搖。”在這樣美好的季節裏,花朝節也如期而至,于亭下溫一壺酒,待到花朝初至,我陪你飲罷這一口。
一直喜歡潇夢臨的《飛舟》,溫柔的旋律,清亮的嗓音,讓人想起冬日午後的陽光,明媚而溫暖。每次聽這首歌,總覺得有種莫名的熟悉,就像那些似乎遺落了很久的閑靜時光。“讓寒水送別我飛舟/江河湖海任加拿大28預測孔明漂流/若難得遇三四好友/得過且過/不曾罷休”泛一葉輕舟,隨水漂流,若是能遇上幾位好友,便在這閑靜美好的時節裏,溫一壺清酒,飲風雅入喉。
“仲夏苦夜短,開軒納微涼。”杜甫筆下的夏是酷熱難耐的,悶熱的仲夏就連風也帶了暑氣,夜裏入睡時還需開著窗,似乎只有這樣才能緩解一絲悶熱。窗外的蟬聲連綿不絕,但由于悶熱,聲音也仿佛帶著一絲無力。倘若在這個時候降一場大雨,便能沖掉這夏日的暑氣,風也瞬間變得清涼。“接天蓮葉無窮碧,映日荷花別樣紅。”楊萬裏筆下的夏則是另一番景象,萬頃荷塘,荷葉接天,連成一片碧綠,粉嫩的荷花嵌在碧綠的荷葉中。風過吹來一池荷香,還帶有一絲清涼。遠處賞荷的女子著一襲綠色衣裳,手裏拿著小扇,一邊扇風,一邊和姐妹們說說笑笑,在這樣的時光裏,夏季似乎也變得清涼。
從春走到夏,江南的風又轉了幾輪,旋著幾片落花,秋季也就這樣來了。枯葉凋,百花殘,這是許多人對秋季的印象,蕭瑟而荒涼。從古至今,秋大都成了哀傷、憂愁、蕭瑟的代言詞,這也讓秋日的菊花染上了落寞的顔色。秋季是入目的黃,黃色的菊花,金黃的麥穗,還有枯黃的落葉,宛若一只只枯葉蝶尋風而來,單調而荒涼。但如果在北國,或許還可以看到滿山的楓葉,萬山紅遍,層林盡染,倒也彌補了秋日單調的色彩。“銀燭秋光冷畫屏,輕羅小扇撲流螢。天階夜色涼如水,坐看牽牛織女星。”秋風清涼,月色明朗,佳人手執小扇在花園裏撲著流螢。夜風淺唱,暗送桂香,坐在小亭裏,泡上一壺桂茶,與明月相邀,共看萬裏星光,風清月明。
北國的冬季不同于南方。寒冬臘月,傲梅素雪,不染纖塵,入目之處大都是一片鋪天蓋地的白。屋裏的酒還在爐子上燒著,新泡的茶冒出袅袅霧氣,抱著暖爐,看冰雪紛紛覆上紅梅,或品一口新雪沏好的茶,又或熱上一壇回憶釀成的酒,聽北風呼嘯,任冬雪簌簌。又或者在這寒冷的冬日裏邀上幾位好友,舉棋對弈,打發這閑暇的時光,也是極好的光景。待到新雪初停,暖陽沖破雲層,等地上的新雪也被覆上一層溫暖的日光,再相邀幾位友人,或飲酒作畫,或踏雪尋梅,亦是一份不失風雅的快樂。
淺風吹過初春,舞過盛夏,拂過秋日,吟過寒冬。路過江南水鄉,聽吳侬軟語;越過十裏廊橋,看細雨斜飛。若有某一天可得忙裏偷閑,便在自家門外擺上一壺清茶,再邀幾位好友,閑談賞落花,看這歲月靜好,現世安穩。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涼風冬有雪。若無閑事挂心頭,便是人間好時節。

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