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selbvo"></sup><strong id="selbvo"></strong>
  1. <label id="rtw5g3"><noscript id="rtw5g3"><blockquote id="rtw5g3"></blockquote><li id="rtw5g3"></li><strong id="rtw5g3"></strong><bdo id="rtw5g3"></bdo></noscript></label><span id="rtw5g3"><ins id="rtw5g3"></ins><dd id="rtw5g3"></dd><i id="rtw5g3"></i><dt id="rtw5g3"></dt></span><optgroup id="rtw5g3"><ul id="rtw5g3"></ul><legend id="rtw5g3"></legend><i id="rtw5g3"></i><fieldset id="rtw5g3"></fieldset><tr id="rtw5g3"></tr></optgroup>
          1. 導航菜單
            首頁 >  » 正文

            hot國際搏彩/最美的徒勞

             漫天的雪花飄灑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,帶給每個角落一個屬于它們的故事,多彩的故事如同無數缤紛的火星,凝聚在疲憊的天空,不知爲何,邊做煙花在寂靜的夜空中四射,花瓣般灑落在純白的雪地上,如同白毛的絲綢上繡上了精致的紅花。梅花枝頭不知何時布滿了露珠,透明如晶的水滴是否是冬天的眼淚,還是冬天裏每個故事在散發著純潔卻又無法掩飾的璀璨光彩。這個冬天,是否能再續前緣?這個冬天,又將與誰無緣?
            祭奠另一世界的溫暖
            有一種溫暖,跨越了兩個世界,深深隱藏在陽光照不到的心底,hot國際搏彩享受著這份溫暖,可當我最終失去這份溫暖,那便只剩下心碎與心寒。
            這個冬天,我終于如願得到了一只狗。這是一只可憐的流浪狗。一天清晨,我推開門,發現它抱成一團緊靠在我們家門口,用求助的眼神看著我,我不禁心生憐憫,把它帶回了家。我喜歡它,喜歡它那脖子上的小鈴铛發出清脆的聲音,喜歡我抱起它時它蓬松的絨毛給我的溫暖,喜歡它緊緊跟在我的身後時不時用薄而濕潤的舌頭舔我的手背,喜歡它在我靜靜地坐著時默默蹲坐在我的身旁……在我放學回家的路上,總是爲了這鈴聲而加快腳步。當它出現在我的面前,向我飛跑過來,不知爲何,我的眼眶總是濕濕的。
            我和它一起,在雪地上漫步。溫柔的燈光下,一大一小的影子是那樣的和諧。在影子後面,一片大大小小的腳印排列的是那樣的整齊。它陪我一起,看冬天的河面結成一層薄薄的冰,看冬日的夕陽染出一片七彩的霞,看冬天的寒風帶走滿地簌簌的落葉,看冬日的星星點亮整個寂寞的夜……我把它比作一個小小的騎士,永遠以瘦小的身體守護著我們的世界。
            好景不長,二零一五年的第一天,它突然變得精神不振,不吃不喝,在十一點左右,它竟開始了呻吟。那呻吟,令我終生難忘,我陪伴著它,雖然我知道我無能爲力,但我至少可以陪著它,這就足矣。天上的星星一顆顆的黯淡了下來。在二零一五年第二天的淩晨,它最終永遠離開了我。它死前,一直很安靜地看著我,直到我聽到它跌倒的聲音,在我眼眶打轉的淚水才緩緩流下。它的眼睛仍然睜著,舌頭伸在外面,一直彎曲的尾巴也終于伸直了。當時的感受無法言喻,是悲傷,是迷茫,可更多的是不舍。
            我不會再養狗了……
            它宛如跌落人間的天使,而冬日,最終將它召喚回去。而我在這靜靜地等待,等待它的再一次到來,等待它降落到我身邊……
            冬日裏的花樣婚禮
            冬日,是個浪漫的節日,花與花在空中飛舞,舉行了一場與無倫比的婚禮。
            雪花紛紛揚揚的從空中降落,宛如一只只白色的蝴蝶,在風中打轉,風一吹就飄遠了。而雪地上的梅花高傲的挂在枝頭,如同紅色蝴蝶歇落在樹上,在風中微顫。有些花瓣最終被風吹起,與雪花一起在空中起舞。便如紅白兩色的蝴蝶在空中舉辦著婚禮,雪花的純潔,梅花的忠誠,象征著堅貞不渝的愛情。它們飛舞著,最終落在了雪地上。梅花把羞澀的臉深深埋在雪中。婚禮到此結束。
            而在另一邊,風與河水也在舉行一場特別的婚禮。風輕輕吹過,河水蕩漾著波紋,風輕吻著河面,卷起幾滴水珠,最終被河水擁入懷裏。而風卻不得不離去,去完成它的使命。婚禮結束後,風便離去了,只剩下河水,在這靜靜地等待,最終化成冰。等來年春天,風再來時,它便再融化成涓流。
            冬日裏的花樣婚禮,記載著不一樣的冬天。
            寒冷在笑聲中融化
            冬天,是屬于孩子們的季節。我們的童年因有了冬天而多彩,令人難以忘懷。
            我們的童年不能沒有打雪仗和堆雪人這兩個遊戲。翻開昔日的日記,回憶起初一那年學校大發慈悲,把早晨的第一節課拿出來讓我們玩雪,當時我們飛奔出去,在雪地裏亂喊亂叫。不經意間,一個雪球打中了一個孩子,那個孩子不禁慘叫。雪球大戰開始了。一個個雪球在空中飛舞,一會兒,同學們就累了。我們便開始偷襲老師,雖然我們人多,但最終還是敗在了老師手中。我們又開始堆雪人,男生們負責弄雪球,女生們來堆,然後,我們用橘子皮給雪人做了一雙眼睛,用木棒給雪人做了一個鼻子,還給它戴上了一副眼鏡。樣子十分滑稽,至今記憶猶新,好想再玩一次,不過,再也沒機會了。
            笑聲是一種溫暖,有了歡樂的冬天便不再寒冷。
            冬天,如同穿著白紗的仙子,從我窗前走過。她那輕盈的腳步聲如同音符,使冬天不再寂寞。我與冬天有個約定,來年再續前緣。 

            “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是徒勞無功的啊。”靜這樣微笑著對我說。但兒時的我完全沒有理解,只是記憶裏清晰地看見夕陽裏靜那略顯惆怅的微笑。
            我比靜小六歲,所以當他穿著初中校服騎車經過我家窗前時,我才剛被他的車鈴聲吵醒。我曾經在每個清晨疑惑他爲何起得那麽早,每次我稚氣地疑問都被他以微笑婉拒,
            然後慢慢地,在所謂成長的路上,時間給了我回答。漸漸地,我也需要將鬧鍾的時間撥地越來越早。漸漸地,我也開始,理解他經常說的那句:“你以後會懂。”
            等我也要念初中時,靜卻必須搬走了。不夠成熟的我依舊沒有問清夕陽裏那句話的意味,那句話也隨著那個穿著白襯衫的男孩子散落在車輪揚起的煙塵裏。
            于是,所謂“時光飛逝”的概念第一次在我的腦海裏顯得那麽清晰。
            那個小小的背影逐漸模糊的時候,我似乎也逐漸看到了所謂“悲傷”的輪廓。
            自後,我的窗外不再有清晨的車鈴聲。
            時間悄悄逝去,吵吵鬧鬧的初中生活逐漸褪去了稚氣。
            是初二的夏。
            不免要在泳池裏度過,去學會切實面對第一場與“中考”挂鈎的測試。那時的我還未完全瞭解到將會有多重的學業壓與背上,泳池裏的訓練更近乎于避暑的玩耍。
            在一次又一次的模擬之後,所謂“緊張”的理念不知不覺滲入腦海。面對尖銳的哨聲,水滴的嘈雜,彼此蓦然的注視。我們終於學會正視需要面對的一切。
            陽光鋪于水面之上,日益娴熟的孩子們靈活地紮入水中。池水的澀味如同淚水的鹹澀一樣,彌漫已久。
            很快,遊泳中考的日子就到了。
            每個人懷揣著各自不安的心踏入池水。
            直到,水底陽光的炫目剝離視線,我將頭沒出水面,大口喘息的同時,清晰地聽到測試老師說出那句:“十分。”
            我重重地舒了一口氣,不知是因爲太過疲倦還是其他原因,視線突然模糊了一些。
            那時,那句話竟突然闖入我的腦海,靜那惆怅的目光竟突然出現在眼前,竟突然開始悲傷。“人生”這個概念竟開始如此突然地襲入我的世界。這樣的突然,太過蒼涼。
            初三,我騎車沖過鄰家小孩的窗前,車鈴或許吵醒了他甜美的夢。又是那麽匆忙地把早飯吞下,在這清晨薄暮的微光裏用力地蹬著踏板前進。
            這樣殘忍的時間沒有給我喘息的機會,繁重的學業讓身心都逐漸麻木,夢想的概念不再那麽清晰。試卷飛舞,字裡行間,乘除加減……或許這樣的方式早已遠離科學的軌道,但是我們心甘情願地把身心都調整到了最爲的平靜狀態。
            只爲,盡力用筆诠釋所謂青春的含義。
            是晚,都經曆了一場重要的考。
            心,如釋重負,已經沒有了再去在意結果的力氣。
            我終于,慢慢地理解了靜的微笑。所謂青春,所謂人生,每個人都在努力尋找幸福與不幸的平衡點。亦如理想與現實的平衡點。
            時光的車輪滾滾碾過,留下兩條不深不淺的車痕。一條教你殘忍,一條教你寬容。
            歌裏說,我們一定還有比長大成人更加重要的事情,但我們必定在長大成人之前無法發現那些東西。
            那些年裏的努力。或許就是那麽徒勞無功。我們那麽長久地努力,竟讓我們與夢想背道而馳,愈行愈遠。但是呢,回想起那些最初的美好,我們會知道的,那些記憶不會徒勞。
            那些埋藏在長久地努力與執著裏面的從前的自己,會很堅定很清楚的對現在的你說:“我在這裏,從未離開。”
            一切,不過如此。所謂徒然無爲,就如張愛玲所說——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,爬滿了蚤子。
            那麽,如果我願意透過那些蟲蛀的齒痕去看那曾經的記憶,我一定會看到所有的一切竟然如此美好,那襲袍有過的華美定然能給一些人些許的溫暖。
            即使破落不堪,學會珍惜這樣的一切。時間給我們的答覆,不論理想與否。那都是我們自己所創造的命運,終有一天我們會懂得這樣的自己是多麽來之不易。
            當攤開手心的那一刻,當學會釋然的那一刻,hot國際搏彩們一定已經長大了。 

            200